当前位置 : 学院文苑 >> 正文
柳儿
收录时间:2017-10-28  阅读次数: 6899

 

柳儿

编者按:

     作者:谢慕武,现任职于湖北省地质局第四地质大队。本篇作品刊登于湖北省地质局刊物《地质风》2017年第三期,并入选《中国当代乡土作家作品选》。

 

柳儿

 

谢慕武

 

    柳儿睡了。
    她梦见一只粉色蝴蝶,在山野翩飞。漫山的映山红,梦一样的色彩,让她的心一阵阵悸动。
    海子哥就在山那边的项目组,要翻过两座大山头。两人一个月能见上一两次面。平时,柳儿就把心里的倾诉,写在小小的日记本里。能这样,她就很满足了。
    两年多了,七百多个日日夜夜,柳儿在这幕阜山巅的项目组里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同这里村民的生活规律没有什么不同。昔日的喧嚣的城市生活不再,她已习惯了山野的沉寂,这里如梦一般的沉寂和落寞。
    其实,还不算孤寂哦,项目组里都是亲人,大伙儿都很优待她,她在租住的民房里住着单间,六、七个平方,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布置得很简洁,还有点点温馨。队里来项目检查工作时,领导看了,笑称这里是她的闺房。她自己感觉也挺不错。大李、张胖哥、小钱、罗哥,还有海子哥,都待她如山花。在这重峦叠嶂的山野中,就做一朵普通的山茶花吧,挺好的,她常这样想。
    大李是项目组长,憨厚、宽容,菩萨心肠,嘴角永远释放着笑意和善意,但谈起工作时,总是有板有眼、板上钉钉,他工作起来兢兢业业,能够永远把自己摆在团队“指南针”的位置,关键时候总是做到不缺位、不失位、不错位。
    项目组里,张胖哥是一位老技术员,年龄比大李还长些,自嘲是在看透人生后,才长得如此心宽体胖的,言谈间,他总有几分幽默和智慧。罗哥是项目组里唯一的老技工,做事踏踏实实,直筒子脾气,特好接近。还有那个小伙子小钱,年龄和柳儿一样,都是90后,他拘谨、寡言、有些书生气,但做人做事都很实诚。
    柳儿的项目组,就扎在这连绵起伏的大山里,山洼里有十几户村民,村里少有外人进入,村民们对入驻的这只地质队,总抱着几分好奇的眼神,这些搞地质的,天天拿着GPS和地质锤,在山上岩石上敲敲打打的,他们想,祖祖辈辈生活的山窝子里,莫非是藏着金子哦。看来,几辈子窝在山里,这里终于要发了,山窝窝,就要变成“金窝窝”了!这些“地质人”,就是老天派来的“财神”。财神,可是要供起来的哦!所以,村民们怀着这样的情结和梦想,看见项目组的人,自然平添了几分敬重,相处时更加地热情厚道、以诚相待,俨然像是在接待上面派下来的工作组。
    柳儿就在这片山岭和这群山民中寻找自己的价值。她打算让自己一辈子拥抱这些伟岸的大山,永久就让自己迷失在这山坳里,她热爱野外项目组的工作和生活,她早已习惯了眼前的这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。
    至于海子哥哟,就像山涧里的那片飘忽迷雾,真是说不清、道不明嗬。
    上个星期,海子哥来看柳儿,正好是周末,大李留海子哥吃饭,召集大伙儿一起聚聚,喝的是农家买来的自酿米酒。席间,借着酒劲,张胖哥提议,每人许个愿,心想事成。
    “呵呵,我盼着儿子娶媳妇。”罗哥自然心直口快。
    大李接着说:“我盼着丫头能上重点初中哦。”
    小钱咪了一下眼睛,叹息说:“有机会想离开这里,山上太苦了。”
    张胖哥立马回应,说:“小伙子,苦啥?苦久了,苦惯了,就不觉得苦呢。好吧,我来许个愿,让我婆娘天天念着我哦。呵呵,海子,好样的,该你了。”
    大伙儿一阵哄笑。
    海子哥抬起头来,深情地望了柳儿一眼,轻轻说道:“能跟柳儿在一起,就够了。”
    柳儿脸颊绯红,大伙儿都催她快说。她想了一下,轻声说:“我盼着项目出成果,那种我们期盼的成果。”
    话音刚落,只见大李一拍桌子,站起身来大声说:“对头哦,是的撒,亲们,项目一定要出成果,出成果哦!”
    瞬间,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。柳儿算是说出了大伙儿的一桩共同心愿。
    柳儿在大学里学的,就是地勘专业,当时一个班50人,说起来让人不相信,女生就有14个。一问起来,大部分女生,都不是自己想填报的专业,为了能跨进地质大学的校门,呵呵,那可是一类重点的校门哦,只好选择服从专业调剂,其实,大家心里都有点无奈。毕业后,女生们一大半改了行,没办法,地质工作是野外艰苦行业,好像与小女生们当下身处的的时尚生活并不太搭界。还有几个进地质系统的,有的进了省院,有的留在队部基地总工办。只有柳儿,一毕业就去了野外队报到,然后不久就直接来到这个野外项目组。那可是她自己要求的,她愿意。
    柳儿所在的这个岩体稀有多金属矿调项目,前年就开始启动野外勘查工作,去年中标续作,今年4月份又继续中标续作,持续工作跨越3个整年,该项目有望取得找矿成果重大突破。柳儿愿意在这里守住这些山岭,守住自己辛勤付出可能取得的一份专业成就,守望自己青年时代遇上的一次难得机会。
    柳儿很喜欢眼前的这一片逶迤。她的老家也在山区,这些山涧、小溪、映山红,这些闲云飞瀑、绿水青山、虫鸣鸟扑,还有乡村升起的袅袅炊烟,那些心如山泉、淳朴厚实的山民们,一切都是她儿时曾经熟悉的味道。她早已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。
    柳儿的老家,早年也有地质队进驻。她从小就羡慕这些衣着平凡朴素,浑身却有大本事探寻地底宝藏的“公家人”。她的大学专业,是自己自愿填报的。柳儿从来不怕吃苦。现在,她终于可以如愿在这里为自己的理想去奉献青春。她无怨无悔,而且庆幸自己刚参加工作,就正逢其时,获得这样重要的工作机会,拥有这样重要的工作岗位。别小看这片平静沉寂的莽莽山岭,这里,可是曾经留下了几代地质老前辈跋山涉水、艰苦踏勘的足迹呢。尽管,柳儿目前还只是项目组里一个青年助理工程师,但她现在已经开始理解了那些地质老前辈们,他们身上拥有一种甘愿吃苦耐劳、奉献自我的可贵精神。可喜的是,这种精神已经薪火相传,在柳儿这一代年轻地质人身上渐渐萌发。柳儿正在锻炼中成长,已经有了一些些的工作自豪感和人生获得感。
    满满的正能量哦,柳儿真的很知足。她期待继续收获希望,她决心守住大山,守住人生的梦想。她坚信,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!
    只是,现在柳儿有一件心事,心头有一点点烦恼。海子哥上次过来时,跟她说,他今年准备考研。柳儿想,凭海子哥的实力,应该是没问题的。海子哥是她师兄,同校,比她高一届,大四的时候,他们在校园里相恋。柳儿毕业来到这山里,是奔着她儿时的梦想,也是奔着她的海子哥。
    海子哥要是考上了,那会怎么样呢?柳儿痴痴地想。他还会回来么?柳儿想到这里,她有些迷茫,心里泛起一阵酸,同时又夹杂了一丝丝的甜蜜。是的,她心里永远为她的海子哥祝福,她相信她的海子哥还会回来的,这里的山山水水,曾经见证了她们的爱情和事业。愿大家都好好的,一切都会好好的,她常常这样安慰自己。
    就这样,柳儿甜甜地睡在梦乡里,一直做着这样甜甜的梦。在梦里,她甚至情不自禁地笑了。
    她愿意自己梦着,一直这样梦着。

(文章来源: 湖北省地质局网站)

 

 

(宣传部)

最新资讯

热点资讯

推荐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