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学院文苑 >> 正文
库车印象
收录时间:2017-10-28  阅读次数: 2467

 

库车印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李杨

库车,位于天山南麓、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南疆地区,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。如果再把它和丝绸之路、玄奘等横亘历史的名字联系到一起,无疑又添了一份神秘。为探寻那份神秘,初秋时节,我独自一人踏上了这块沉淀着悠久历史文明的土地。

历史深处的龟兹

库车系突厥语译音,维吾尔语地名,胡同之意,因其地为达南疆腹地之要道而名。库车在汉唐时期称作龟兹,是丝绸之路上中原文化与西域文化的荟萃之地。中国历史学者季羡林先生曾说过:“龟兹是古印度、希腊—罗马、波斯、汉唐四大文明在世界上唯一的交汇之处。”张骞出使西域时,就把它认作是西域中最大的一个绿洲,汉代曾在此处设西域都护府,而到了唐代则设立了安西都护府,下设龟兹、于阗、焉耆、疏勒四镇。

龟兹一直与佛教有着很深的渊源。尽管现在的库车是以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为主的多民族聚集地,但据专家考证,佛教最初很可能是由龟兹传入中原。公元初年前后,印度佛教经大夏(今阿富汗北部)、安息(今伊朗东北部)、大月氏(今阿姆河流域),越过葱岭(今帕米尔高原)传入龟兹等地,形成“西域佛教”后,再传入中原。而原籍天竺、生于龟兹的鸠摩罗什是东晋时高僧,与真谛、玄奘、不空并称为中国佛教四大译师。他因为治学严谨、精通梵文、兼晓汉文,被后秦文桓帝姚兴迎请入长安,翻译了《金刚经》等74部佛教经典,广泛地影响和传播了佛教文化。佛教在龟兹繁荣了1000余年,直到10世纪后,伊斯兰教通过圣战的方式逐步取代了佛教。

说起龟兹,就不得不说到浑然天成的龟兹歌舞,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盛赞“管弦伎乐,特善诸国”。龟兹的歌舞、古乐一度风靡长安,龟兹乐被归为隋九部乐、唐十部乐中的一部,杨贵妃跳的《霓裳羽衣舞》,就属于龟兹乐的大曲形式。当时“胡风”所至,文人雅士悉数倾倒,白居易《胡旋女》惟妙惟肖地描述:“胡旋女,胡旋女,心应弦,手应鼓。玄鼓一声双袖举,回雪飘摇转蓬舞”。可惜,我现在只能发思古之幽情,在这诗韵中想象当年胡袖飞舞的模样。

克孜尔石窟

通过建筑和壁画来宣传佛教教义,石窟成了佛教艺术的重要形式。在距库车70多公里明屋塔格山的悬崖峭壁上,有着和敦煌莫高窟同享中国“四大石窟”之美誉的克孜尔石窟。克孜尔是维吾尔语“红色”的意思。克孜尔石窟是我国开凿最早、地理位置最西的大型石窟群,共有236个洞,大约开凿于东汉末年(公元3世纪),一直到唐末(公元8-9世纪)才逐渐停建,延续时间之长在世界各国绝无仅有。

驱车前往克孜尔石窟,只见褚红色的山崖上一个个石窟层层相迭,鳞次栉比。我顺着阶梯爬上去,在导游的引导下,一个洞窟一个洞窟钻进钻出,端详石窟里的壁画,倾听壁画所表现的一个个佛教故事,不禁感叹千年之前灿烂的西域文化和古人的巧夺天工。

克孜尔石窟虽以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艺术背景著称,然因岁月的侵蚀、宗教的冲突,再加上19世纪末20世纪初所谓的西方探险队和学者勒库克、斯坦因之流的疯狂劫掠,现存壁画只剩下约10000平方米,石窟满目疮痍,惨不忍睹,佛龛里的佛像早已不知去向,壁画大多残缺不全,洞壁上布满斑斑斧凿的痕迹。在克孜尔石窟的入门处,有一尊鸠摩罗什的雕像,他低眉盘坐,神态安详,仿佛已经入定于这千年的沧桑。

女儿国与苏巴什古城

说起苏巴什古城可能没多少人知道,然而一提起《西游记》里的女儿国可就无人不晓了。据说,这苏巴什古城就是女儿国的所在。

当我怀着期待来到这里,看到的却是断壁残垣和远处一望无际的茫茫戈壁,一地的凄凉。苏巴什古城始建于魏晋时代,背依天山支脉的雀尔塔格山,唐时称昭怙厘寺。唐贞观二年,玄奘西行时因为天山的冰雪阻路,到这里传经弘法两个多月。苏巴什古城遗址周长约为7公里,分东西两区,分布于铜厂河(即《西游记》中的子母河)东西两岸,全系土坯建造,墙壁高者达10余米,厚两三米,虽然已没有完整的建筑,但依稀还可看出禅堂、佛殿、塔庙的模样,能感觉到曾经的雄伟。

我在夕阳下登上约十米高的方形塔殿遗址,俯瞰整个古城。天蓝蓝,云悠悠,从天山上呼啸而来的风儿,呜咽咆哮。冥想当年,玄奘求法天竺路过此地时,五千僧众,晨钟暮鼓,梵音缭绕,香火袅袅。而今只剩下遍地枯草砂砾,万般的寂寥,甚至连我在断垣上的影子都格外地孤寂,那女儿国的美丽传说在时光的流逝里,宁愿是一场千年不醒的梦。

库车大峡谷

沿着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公路——独库公路向北,一路颠簸,我来到了位于天山山脉南麓的库车大峡谷。峡谷南北走向,全长5公里,最宽处53米,最窄处0.4米。整个峡谷皆由白垩纪的红色砂岩、砂砾岩构成,亿万年的地质运动、风雨剥蚀,造就出这峡谷里无数的奇峰异石、峰回路转。

说实话,一个人行走在这迷宫般的大山裂缝里,着实需要点勇气。有时得侧身而过,有时还得翻越人工搭的梯子。脚下是沙沙作响的沙石路,两边是直耸云霄的崖壁,山谷里凉凉的风分不清是从哪个方向吹来。最妙的是一汩汩泉水,时而从幽深的山崖缝儿里流淌出来,时而又没入沙石下面不见踪影,犹如一个捉迷藏的小孩儿。一路走来,赭红色的山石变幻着模样,有长鼻子象将军把关,有忠诚的神犬守谷,还有狗熊背子登峰、旋天古堡等,无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峡谷深处还有一座神秘的千佛洞——阿艾石窟。这个石窟始建于盛唐中期,洞窟的壁画中有许多汉字和龟兹文字。由于地处人迹罕至的悬崖上,不易攀登,以致在佛教衰落的过程中,受到人为破坏的程度较轻,石窟中保留的汉文化完整丰富,在古西域地区石窟中绝无仅有。

沙漠公路

塔里木沙漠公路是目前世界上在流动沙漠中修建的最长的公路,纵穿世界上第二大沙漠——塔克拉玛干沙漠,全长552公里,主要是为了开采运输石油而建。

我让开车的师傅一路驰骋,一口气深入沙漠100多公里,直到风沙弥漫、遮住了去路。随兴登上路边的沙丘,遥望无边无际的塔克拉玛干,茫茫的死亡之海中,不见尼雅、楼兰沉寂的身影,但只见沙漠公路在两旁的防沙植物护卫之下,犹如一条巨龙穿越其间,令人称奇。据了解,塔里木沙漠公路的防沙工程采用了“芦苇栅栏”加“芦苇方格”等固沙技术,每隔四公里还有一个水井房,负责为两侧的防沙植物进行滴灌。此外,在公路和塔里木河的两旁,还生长着大片大片的原始胡杨林。胡杨在维吾尔语里叫做“托克拉克”,意思是“最美丽的树”,它抗干旱、御风沙,繁衍生长于沙漠之中,干枯龟裂和扭曲的树身上,伸展着顽强璀璨的生命,有“活千年不死、死千年不倒、倒千年不朽”的说法。可惜来的时间稍微早了些,胡杨的叶子还没有变金黄,没能看到最美的景色,也留给了我下次再来的理由。

在沙漠公路旁,还有一座西气东输工程的起点站——中石油轮南站。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,西气东输的起点就是大漠深处的库车,而终点则是遥在东海之滨的上海。在上海各家各户中燃起蓝蓝灶火时,是否会想到库车?一个古老,一个现代,穿越时空,连接和温暖我们的不仅仅是这温暖的火焰,还有那薪火相传、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 作者单位:学院办公室李杨)       

 

(宣传部)

最新资讯

热点资讯

推荐资讯